看《前员工: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部门》感受

最近我因为离职的事情而弄得很揪心。

从新浪离职对于我而言是个痛苦的决定。这意味着,我半年来在新浪微博项目上所付出的努力全部白费,而且我还担心,此举动会给别人留下心浮气躁的印象。(一个地方待久了是有感情的。而且还有自己付出的努力。)

还记得刚进新浪的时候,我是一名开发工程师。当时,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是:先从开发着手熟悉业务,接下来的目标是做公司的底层系统研发。

后来有一天,我去朋友的一家小公司看了一圈,结果被他们的一名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一眼看中,一定要拉我过去做服务部门的技术人员。这让我有一点心动。但就在此时,新浪微博被独立出来成立一个新部门,我被安排做系统研发,这似乎又与我当初设想相符。两条岔道在我面前铺开,等着我的抉择。最后我再三考虑的结果是,离开新浪。

对薪水的不满意,是我离开的首要原因。我觉得自己在新浪的项目组中已经有了足够的分量,并不是冒然向上级漫天开价。但是我先后两次提薪的请求都被回绝。后面一次拒绝我的理由是,“你是很出色,没错,但是公司有薪资制度约束”。(制度其实是为了激励和促进大家成长的,如果某些制度只存在约束的话那无存在的意义,就像当前我和我们team的人讲的,在你的能力以及对公司的贡献已经很出色的时候就可以提出加薪的请求,而且我会尽量去争取,不过你要通过你的表现来证明。可以内部形成一个良性的竞争,保持好团队的持续提升。)

但是,我不喜欢继续呆在新浪还有别的原因。新浪微博项目在公司内部非常受重视,对技术人员来说,产品需求自上而下层出不穷,还要频繁应对来自客户的突发事件。让我感觉很累。(这点其实自认为做产品和做项目的区别,项目交付后就可以结项,不过做产品要不断的挖掘需求,细化需求,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不过其实有一个里程碑就是自己的一个跳跃。)

产品需求一般是由微博项目总监S和微博项目产品经理M确定的,用户、底层开发人员基本没有发言权。于是,这中间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确定需求的S和M基本不关心技术架构,他们都是在需求确定之后才讨论实现方案。所以,项目按照上级拍脑袋定下的时间表再往前推进。底层开发人员忙于新需求开发、现有的错误修正,基本是没时间去考虑整体架构和流程的改进。在这样一个以结果为导向的工作环境中,原本是做在前面的“重构”工作,现在往往因为代码改不下去了才开工,以至于平时代码维护都有点困难。(在确认需求的过程中最好由直接开发的人员参加下,这样才能够保证一个良性的循环。而且建议产品经理也要做过研发,以用户为核心,从产品和研发两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是只管理产品,开发的不管理,这样开发人员做事其实也只是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如果让开发人员参加并且重视开发这个环节,开发人员开心了,也会给你产品不少建议的,这点我到有深有体会,让大家开心做事,才能做好事。)

2009年4月,公司高层拍板搞社区,最初设计了“SNS+微博”的组合构架,新浪总裁曹国伟试用以后认为“这么复杂,我都不会用,怎么能让用户接受”,最终只保留了微博这一项。年前的时候,产品部的P总貌似还说过,微博上不会做“偷菜”,不会做游戏平台,不过现在这些内容都已经上线了。对此,公司内部人员都在议论,新浪微博最后还是会演变成社区平台。现在微博功能已经相当繁杂,后台技术支持也混乱一团,很难想象以这种方式做到社区平台会是什么样子。(产品的定位想一下把握好是很难的,不过对于技术架构上要给时间去升级更新,不然会留下好多技术债务,以后越来越难去还。)

当然,上面说的问题,是可以改进的。比如大家一起头脑风暴,讨论产品需求。尽量在项目前期明确一个大家都没有任何意见的方案。虽说Facebook的产品人员是技术出身,但我觉得新浪还是应该加大一线技术人员在产品设计中的分量。

但我又觉得,新浪原本就不是一家做技术的公司。据我在前段时间得知,新浪两年前还在用Windows系统的服务器,这显然不太专业。新浪网是靠新闻起家的,公司有个很神秘的人物,微博上名叫“老沉”,真名是陈T,看互动百科上对他的介绍就知道新浪网是如何起家的,擅长做什么,习惯怎么做。新浪的运营部门权力相当大,博客项目改版之前,其运营页面由运营部门开发维护,跟个人微博页面完全是两套模式。现在两者页面统一了,新浪微博难以保证它在产品需求上的独立性。这对技术支持而言是一个难点。

而且,互联网公司都得面对有关部门的审核问题。微博上信息传递性强,所以公司对后台审核系统的要求很高。我喜欢带着自己的感情去工作,我喜欢做自己觉得很好、有必要的功能;而对于不喜欢做的功能,我下意识地把时间往后排或者跟产品人员讨论。从职业道德上讲,这是不敬业的行为。但是,新浪微博的审核功能确实加大了开发的工作量,甚至在设计系统架构时需要考虑审核需求。我很不喜欢这样。

从去年8月开始内测到现在,将近1年的时间都过去了,尽管人气迅速攀升,但新浪微博至今还不是一款正式上线的产品。听说,公测将会无限期延长下去。2009年夏天,曾有某部门提出“微博产品的上线也应实行审批准入机制”。在相关管理办法未出台前,后台审核只能摸着石子过河,没有参照标准,但一旦越界就会受到处罚。2009年10月开始,为了保护刚刚萌芽的微博产品,公司不惜采取最严厉的监管等级,技术人员的压力非常大。

在新浪工作的半年,我最深刻的感触是,技术完全为产品需求服务。很大程度上,这个现实熄灭了我对技术的追求,有悖我从事IT技术行业的初衷。所以我最终放弃了新浪。(技术完全为产品需求服务,其实就失去了技术创新。)

看《前员工: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部门》感受》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